“威”观察| 生猪价格下跌是需求不振的原因吗?

最近在北京一家大型超市遇見熟人孫大媽。她看著“特價豬肉9.80元/斤”的告示牌一臉的嫌棄:“玉米那麽貴,豬肉這麽便宜,不知道都怎麽想的。”她不買這麽便宜的豬肉,“不正常”。我說有專家認爲生豬價格下跌主要原因是“消費不振”,您還不振作起來支持一下?她說“我振作得很呀。你看看現在市場多麽豐富呀,牛羊禽蛋奶,價格都不貴。我們家現在吃牛羊禽肉比以前多了,消費牛奶産品比以前多了。這一年全家增重,還怎麽振呀,沒地方振了啦。”

2018年8月爆發的非洲豬瘟疫情,使中國生豬産業遭受重創。2019年處于産業整頓狀態,2020年進入産能恢複過程,2021年不料想“豬周期”也恢複了。春節前,生豬價格就開啓了“跌跌不休”模式,目前的價格比年初的高位已經不是“腰斬”而是“臀斬”了。快速發展起來的規模養殖主體又快速進入虧損狀態。年初上市的生豬期貨主力合約“2109合約”連續6周下跌,上周五跌破20000元/噸關口,創上市以來新低。期貨價格的預見性告訴我們,2021年生豬價格似乎也就這樣了,“回到10元年代”。一年上漲,一年下跌,這種緊湊型的“豬周期”不是我們想要的。那麽問題出在哪裏?難道對于“豬周期”我們只能“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躺平’了”?不能呀。我們是不是有必要回顧一下我們的努力?看看到底哪裏還有改進的余地?

2019年,是農業農村部的“生猪年”。3月20日印发了《農業農村部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给的意见》(農牧发〔2019〕9号),5月、8月、9月,共开了三次全国性的生产部署会议。成立了恢复生猪生产协调办公室。约谈了11个生猪生产下降幅度较大的省份。9月10日以国务院办公厅名义印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国办发〔2019〕44号),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17项政策措施,全国31省(区、市)印发了生猪稳产保供实施意见。在市场拉动和政策推动下,生猪生产出现了止降回升的积极变化,但下半年猪价上涨表明,恢复生产發展保障市场供给仍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为此, 12月4日,印发了《農業農村部加快生猪生产恢复發展三年行动方案》的通知(農牧发〔2019〕39号)。该通知下达了“军令状”:“今年要尽快遏制生猪存栏下滑势头,确保年底前止跌回升;确保2020年年底前产能基本恢复到接近常年的水平,2021年恢复正常。”

到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抓好“三農”領域重點工作確保如期實現全面小康的意見》第十五條是“加快恢複生豬生産”。這是生豬生産問題在中央一號文件中首次單獨立項。其基本內容是對2019年各項部署的再劃重點。目標:采取綜合性措施,確保2020年年底前生豬産能基本恢複到接近正常年份水平;任務:落實“省負總責”,壓實“菜籃子”市長負責制,強化縣級抓落實責任,保障豬肉供給;措施:推動生豬標准化規模養殖。打通環評、用地、信貸等瓶頸。糾正隨意擴大限養禁養區和搞“無豬市”、“無豬縣”問題。加強動物防疫體系建設。引導生豬屠宰加工向養殖集中區轉移。加強市場監測和調控。支持奶業、禽類、牛羊等生産,引導優化肉類消費結構。主題:加快恢複。

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是《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的意見》,在“加快推進農業現代化”的章節中,提出“加快構建現代養殖體系,保護生豬基礎産能,健全生豬産業平穩有序發展長效機制,積極發展牛羊産業,繼續實施奶業振興行動,推進水産綠色健康養殖。”

“确保2020年年底前产能基本恢复到接近常年的水平,2021年恢复正常。” 据農業農村部监测數據显示,4月份,能繁母猪存栏量环比增长1.1%,连续19个月增长,同比增长23.0%,相当于2017年年末的97.6%。目前,生猪存栏量一直保持在4.16亿头以上,已经基本接近正常年份水平。既然“恢复正常”了,为什么猪价还是大跌?而且在饲料成本大涨的情况下大跌?業内的分析认为是存栏数上涨的同时,屠宰上市量增长更大。这半年,为了等待价格恢复以减少损失,规模养殖户普遍采取延期上市“被动压栏”的做法,就是卖出的大肥猪超过了屠宰企業规定的标准体重。这样一来,虽然出栏头数恢复正常,但是猪肉供应量“恢复”超常。“数”和“量”不匹配了,加上“需求端没有明显提振”,价格下跌的走势就形成了。

是的,一個又一個的節日小長假,都是養豬人最期待的,但是結局卻都是一樣的:豬肉消費並沒有被節假日帶動起來。這就怪了。“‘吃貨’都去哪了?”其實,孫大媽已經告訴我們原因了,並不是“需求端沒有明顯提振”,是需求端的消費結構發生了變化。而這個變化正是養殖業供給側結構調整的結果,也是國家政策導向引導的結果。爲什麽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在“加快恢複生豬生産”的最後提到“支持奶業、禽類、牛羊等生産,引導優化肉類消費結構”?爲什麽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在“加快構建現代養殖體系”的論述下把“保護生豬基礎産能,健全生豬産業平穩有序發展長效機制,積極發展牛羊産業,繼續實施奶業振興行動,推進水産綠色健康養殖”放到一句話裏面說?應該說,正是這種引導形成了今天的局面——畜牧産業全面發展,優化肉類消費結構。

所以,目前的生豬價格下跌,生産方不能責怪需求方,還是應該加強學習。“非瘟”之後養豬産業一直在補短板。許多短板用資金用政策可以補上去,但不是所有的從業者都是事業者。“加快構建現代養殖體系”,肯定不只是局限于生豬産業,也不僅局限于産業層面,體系的建設需要有加入體系的能力,包括認識能力。把標准豬都養成大肥豬,不犯法,但是違規了。你供應的“超常”的這一部分的市場份額已經不是豬肉能擠進去的了,是牛羊禽蛋奶打下的天下了。那麽你非要把豬養成大肥豬,就等于侵害了守規人的利益,侵害了産業的利益,發展的利益。如果養豬的人都沒有這種自覺,“現代養殖體系”離我們就會很遠。所以,兩個“一號文件”精神值得從業者認真學習。目前的價格下跌是一個警示,也是養殖業供給側結構調整進入“正常”狀態的重要標志。隨著規模化率的提升,中國的生豬産業將與發達國家比肩,那時候需要的不是價格競爭,而是穩定性競爭,是産業素質競爭。

還好,我們的規模化正在起步的過程中,希望這次豬價下跌能給産業帶來不同以往的啓示。

孫魯威

熱詞

農業

發展

習近平系列

重要講話

兩會時間

生命

安全

學習貫徹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掃一掃)
关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