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腐朽爲“春泥”
——綠色種養循環農業試點啓動會綜述

“猪是家中宝,粪是地里金。”我们的祖先早已懂得利用秸秆、落叶、野草、人以及畜禽的粪便等,通过自然堆积发酵制取肥料,使植物养分得以循环利用。但当前我国存在种养主体分离、有机肥资源利用不足等“堵点”亟须打通。近日,農業農村部在四川成都召开绿色种养循环農業试点启动会。会上,各地代表纷纷交流各自的經驗做法,一批绿色种养循环農業典型正在成形,一幅禽畜粪污高效还田的绿色画卷正在广袤田野上徐徐展开。

規模場糞汙就地利用 畜禽糞肥就近還田

四川省蒲江縣永鑫家庭農場主營生豬養殖和果樹種植,現存欄生豬2000頭,可年出欄商品豬4000頭,年産糞汙5200立方米。配套儲液池6000立方米,其中中轉池500立方米,沼液管道1.5萬米,實現了糞汙100%還田。“這主要得益于養殖戶+種植基地的管網輸送還田模式。”永鑫家庭農場負責人黃學如告訴記者,我們埋設了沼液輸送管網,將經沼氣池無害化處理後的沼肥,通過管道輸送,免費提供給種植戶使用,輻射周邊果園500余畝,實現了就近還田。每畝還田糞肥4立方米,年還田糞肥2000立方米,涉及種植戶37戶。“周圍的農民大多種植柑橘,都用我們農場提供的糞肥配施沼液做基肥,作物都長得非常好。”黃學如難掩喜悅之情。

合力牧場位于山東濰坊,2100畝的牧場中除了有奶牛養殖場外,還有果園、白菜地、蔬菜溫室大棚等。“讓農業可持續發展最好的辦法就是種養結合,讓種植和養殖形成配套體系。”合力牧場負責人張維濤告訴記者,我們牧場養了2000頭奶牛,它們産生的糞汙經過牧場自建的發酵罐處理後,産生的沼液直接由管道還田,或者稀釋後滴灌溫室中的草莓、南瓜、蘿蔔等,而産生的沼氣則經過自建的沼氣發電站處理後,爲整個牧場供電。

社會化運作多方參與 解決散養戶糞汙難題

我國散養戶數量衆多,分布範圍廣、糞汙産生量大、缺少畜禽糞汙處理的資金和技術。如何解決散養戶的畜禽糞汙資源化利用問題,已經成爲制約我國農業綠色高質量發展的難題。如今,綠色循環種養整縣推進機制已成爲共識,政府、生物科技企業、肥料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等各類主體都參與了進來,用不同方式解決這一問題。

江蘇省射陽縣有5000余家養殖場(戶),其中包含350個省級規模養殖場,964個中等規模養殖場,剩下的都是小散戶。數千家小散戶的畜禽糞汙如何處理,一度是該縣面對的難題。如今,該縣14個鎮,每個鎮都建起了一座畜禽糞汙集中處理中心。“處理中心采用的是好氧發酵技術,病菌被高溫殺死後,發酵産物全部資源化利用,所以幾乎沒有異味。”縣農業農村局局長喬幹群告訴記者,一部分糞汙被發酵處理,最終制成糞肥,向社會銷售;另一部分則被固液分離,固體制成糞肥,液體發酵腐熟後,輸送到鶴鄉菊海現代農業産業園用于改良土壤。

除了政府主導成立的糞汙處理中心外,一些企業也主動參與到種養循環的事業中。成都天星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近些年瞄准當地畜禽糞汙資源和有機肥市場潛力,投資研發了糞汙處理、有機肥生産等設備。公司負責人楊燎告訴記者,他們將幹濕分離後的幹糞統一運送到公司有機肥生産車間,年加工幹糞1萬噸,生産商品有機肥2萬余噸,可施用果茶園面積4萬余畝。幹濕分離後的液體則通過管道輸送到公司沼液處理車間,處理後輸送到周邊種植基地,年處理沼液5萬立方米。

有機肥讓綠色循環轉起來

安徽省阜南縣焦陂鎮的張學才養了20多年的蛋雞,從最初的1000多只蛋雞到現如今的8萬多只,養殖規模與環境也在不斷升級,但産生的大量糞汙也成爲棘手難題。“以前都是采取傳統漚制堆肥,通過把雞糞堆肥發酵成農家肥。”張學才說,但是一占土地、二是氣味難聞,且循環周期長。

在阜南縣農業農村局組織的考察中,張學才接觸到一種新型機器——高溫智能畜禽糞汙發酵罐。他回去後立即購買,將養雞場的糞汙傳輸到發酵罐裏,通過高溫消毒,加上配好的菌種,一段時間後就可以變成幹燥顆粒狀的肥料,既減少了糞汙轉變成肥料的時間,也杜絕了異味。發酵過的雞糞肥料賣到每噸200至300元。

“我們養雞場不用外面的成品飼料,而是使用自己配制的飼料,通過源頭掌控糞汙質量,可以有效地杜絕重金屬等有害物質。這樣糞汙質量好,再通過工業化手段加工生産出來的肥料才能達到國家有機肥的標准。”張學才說。“阜南縣是畜牧業生産大縣。我們想通讓更多的養殖企業加入變廢爲寶的隊伍中來,把有機肥生産變成養殖業延伸的産業鏈之一,真正做到綠色循環利用發展模式。”縣農技推廣中心主任馬標說。

2021欧洲杯足球决赛投注·中國農網记者 颜旭

熱詞

農業

發展

習近平系列

重要講話

兩會時間

生命

安全

學習貫徹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掃一掃)
关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