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農産品出村進城工程試點顯成效

農産品如何才能更便捷順暢高效地出村進城?

在江西遂川縣湯湖鎮,直播達人將直播間搬進了茶園,現代化的制茶車間與傳統手工制茶技藝在“網”上交織碰撞,半天銷售額就能達到6萬余元。

雲南紅河哈尼族彜族自治州開遠市的農村全都有了寬帶網和4G信號,當地電信運營商還爲部分困難農戶提供通信資費優惠,農産品在“雲”上走,腳下路卻很堅實。

自2020年8月農業農村部公布“互聯網+”農産品出村進城工程試點縣名單、啓動試點建設以來,政策措施、市場力量和農民需求緊緊凝聚在一起,農産品出村進城之路越走越順暢,農民就業增收渠道不斷被拓寬,農産品供給質量和效率得到進一步提升,試點工作取得初步成效。

補齊短板,規劃先行,出村進城“路基”牢

“今天在樹上,明天在路上,後天在餐桌上。”在試點縣安徽砀山,一位合作社負責人生動地描繪了互聯網爲“砀山酥梨”鋪就的進城之路,對不易保鮮、成熟期集中的酥梨來說,短、平、快的互聯網銷售優勢明顯。

近年來,伴隨著移動互聯網的逐漸普及,互聯網在便利農民消費的同時也帶來了新的創收渠道,爲農村産業興旺帶來契機。實施“互聯網+”農産品出村進城工程是推動農業生産與市場需求緊密銜接,提升農産品供給質量和效率,建立現代農業産業體系的重要舉措,用“一張網”有效組織起生産、加工、流通、銷售各個環節。

如果將“互聯網+”農産品出村進城工程看作一串數字,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就是最前面的那個“1”。補齊農村地區基礎設施建設短板,是打通城鄉資源流通、推動農産品出村進城必須築牢的基礎。

2020年,我国農村信息基础设施进一步得到完善,全国范围内農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在去年年底达到55.9%。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让農村地区,尤其是曾经的贫困地区農产品上行之路更加畅通。据統計,2020年,全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网络零售总额达到3014亿元,同比增长26%。

夯实基础,谋定后动。从農業農村部制定《“互联网+”農产品出村进城工程试点工作方案》,到 22个省份出台省级实施方案,其中,重庆市还将这一工程列入全市数字農業農村發展“十四五”规划重点任务,培主体、强链条、建体系,2020年,“互联网+”農产品出村进城工程的前行之路愈加清晰。

政企協作,市場運營,出村進城“通路”暢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宅经济”迅速兴起,线上经济快速發展,農产品网络销售不断创下新高。据初步統計,2020年全国農产品网络零售额达到5750亿元,同比增长37.9%。“互联网+”農产品出村进城工程来得恰逢其时。

在互联网时代 ,技术更迭日新月异,新事物、新理念层出不穷,如何让農产品乘稳互联网的快车?单靠政府显然不够,建立一个长期可持续發展、有生机有活力的市场化运营机制,需要政府与企業紧密协作,充分发挥市场作用。

对此,農業農村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发挥市场作用更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把现有的要素和资源,以更加科学高效的方式组合在一起,把分散的市场主体凝聚在一起, 实现多方共赢,形成持续动力。让试点县和试点参与企業结成对子搞试点,通过试点支撑企業为试点县提供专门支持措施,是目前出村进城工程试点中做出的两种尝试。

江蘇首批10個省級試點縣中,有6個入選全國試點縣,當地政府選擇廣泛合作,創新構建“1+1+N”運營機制,重塑産業體系。“試點縣緊密對接1個知名電商企業,擇優選擇1個縣域産業化運營主體,同時帶動N個市場主體和小農戶廣泛參與。”江蘇省農業農村廳二級巡視員潘長勝介紹。

在四川漢源縣,當地政府與阿裏巴巴、中國郵政等企業的深度合作,賦能農業生産和農産品流通,推動産業基地變爲現代園區,馬路運輸變爲網絡跑路,農特土貨變身“網紅”産品。“‘互聯網+’幫助漢源花椒等特色農産品走向更大的市場,助力農戶人均增收2000元以上。”漢源縣委副書記、縣長覃建生說。

市場主體的參與,最大限度地發揮了互聯網的效用。作爲“互聯網+”農産品出村進城工程的支撐企業,豬八戒網與山西呂梁市農業農村部門對接合作,在當地舉辦首屆呂梁幹果節。直播帶貨、電商銷售、供應鏈對接……當日近200萬元的農産品銷售額只是呂梁農産品出村進城之路的起點,供應鏈渠道的采購合同、招募的一萬多名個體級分銷員及4000余家企業級分銷商,讓這條道路的持續通暢有了保障。

鏈接産業,內涵豐富,出村進城“前景”好

網絡大市場裏,前店後廠、自産自銷的小農經營方式缺乏競爭力。事實上,“互聯網+”農産品出村進城工程所涵蓋的內容不只是“搭橋建路”,推動農産品商品化,建立適應農産品網絡銷售的供應鏈體系,建立市場與生産的聯動反饋機制,把龐大的市場需求內化爲本地産業升級的動力,才是農産品出村進城的關鍵。

在特色優質農産品資源豐富、農村電商基礎良好的福建,5個試點縣一方面確定了茶葉、葡萄、蜜柚、蘆柑、銀耳等主導産品,以點帶面壯大産業規模,一方面圍繞倉儲冷鏈、質量標准、品牌創建等多重內涵,打造産業化運營主體,同時融合益農信息社與鄉村振興綜合服務點,打通村級物流最後一公裏。

“2020年互聯網帶動柯城農産品銷售達5.73億元。”浙江衢州市柯城區副區長吳浩介紹,除了帶動農産品銷售這樣直接的效果,出村進城工程爲當地提升農産品品質,完善大平台建設,乃至新農人培育都起到了帶動作用。

不僅是密切聚焦農産品本身的産業鏈,中國銀聯借助出村進城工程的契機,全面推進移動支付受理環境建設,助力農村地區金融基礎設施提檔升級,從金融角度創新涉農産業鏈解決方案,將出村進城工程的外沿再次擴展。中國銀聯有關負責人表示:“我們開發了農産品收購業務,切實解決大宗農産品交易時現金需求量大的問題,全年交易金額達3208億元。此外,通過推廣中國農民豐收卡,在讓利農戶的同時,爲農戶提供涉農意外保險、法律與醫療咨詢、農技指導等權益,很受歡迎。” 

因地制宜探索,多樣形式推動,“互聯網+”農産品出村進城工程試點建設仍在繼續,數字經濟紅利必將惠及更多農民。

2021欧洲杯足球决赛投注·中國農網记者 赵宇恒 见习记者 王晶晶


熱詞

農業

發展

習近平系列

重要講話

兩會時間

生命

安全

學習貫徹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掃一掃)
关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