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观察| 把“袁无土则哀”当做警示吧

袁隆平去世了,全網致哀。他的雜交水稻育種研究不是每個人都懂,但是他的“兩個夢”幾乎家喻戶曉。新華網公衆號轉發了2019年10月23日《人民日報》上的一篇文章,《袁隆平:螛I膬蓚夢》,讓讀者重溫了他的“禾下乘涼、品種覆蓋全球”的兩大心願,以告慰老人紭I脑谔熘`。但是,真正能告慰老人紭I氖鞘谗幔渴俏覀儗λ难芯抗ぷ鞯牧私鈫幔繎摬粌H僅是這些。袁,無“土”則哀,這多像是一種警示呀。這種形象化的聯想雖然不是科學,但是,解決好種子和耕地的問題,不能不說是袁老身後留給我們的思索。

人都有初心。少年時的袁隆平跟隨著家人被迫從一個城市輾轉到另一個城市,民衆逃難、田野荒蕪,讓他立志“要爲讓中國人吃飽飯而奮鬥!”剛工作不久,他就知道了農民對種子的重視:“山上的種子質量好一些,産得多些”,“多施肥不如勤換種”。走上雜交水稻研究之路後,他的水稻高産夢想始終沒有放棄。他的可貴之處就是敢于對權威理論提出質疑,而這底氣就是來自于實踐。當時,遺傳學理論一直否定自花授粉作物有雜交優勢。他的結論是:水稻是有雜交優勢的。既然自然界存在雜交稻,那麽人工雜交水稻也一定可以利用。

正是他的這個判斷,才有了他的團隊尋找“天然雄性不育水稻”的曆程,大海裏撈針般諛I搅四侵辍耙皵 薄烊恍坌圆挥暌吧荆蔂戨s交水稻“三系”配套成功的突破口。1973年,協作組通過測交諛I交盅}系,攻克“三系”配套難關,有了新中國第一代雜交水稻。到1995年,經過十年努力,兩系法雜交稻研制成功,它的主要優點是配組自由選擇,能選配到優良稻組合的幾率比較高。但是,最好能有一種雜交水稻,既兼具第一代和第二代的優點,又能克服二者的缺點。2011年,第三代雜交水稻育種技術的研究與利用項目啓動,這是以遺傳工程雄性不育系爲遺傳工具的雜交水稻。現在,第四代、第五代雜交水稻的研制都上路了。

高産夢在研究中一步步實現。在20多年的超級雜交稻攻關中,大面積示範畝産上了700公斤、800公斤、900公斤、1000公斤四個台階。近5年又突破了每公頃16噸、17噸的目標。2017年,世界水稻平均每公頃産量4.61噸,而我國雜交水稻平均産量每公頃達7.5噸,遙遙領先。但是,隨著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不僅要吃飽,還要吃好。這時候的袁隆平是清醒的,一方面改變思路,提出既要高産,又要優質。但仍然堅持一條:不能以犧牲産量來求優質。他說,“我始終覺得,糧食安全問題必須時刻警惕。曆史也無數次告誡我們,把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的最有效途徑,就是提高水稻的産量。”

在2020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了今年要抓好的八項重點任務: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增強産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堅持擴大內需、全面推進改革開放、解決好種子和耕地問題、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解決好大城市住房突出問題、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八項重點排在這裏,“種子和耕地”問題的重要性一目了然。會議指出:保障糧食安全,關鍵在于落實藏糧于地、藏糧于技戰略。要開展種源“卡脖子”技術攻關,立志打一場種業翻身仗。要牢牢守住18億畝耕地紅線。要建設國家糧食安全産業帶。要提高糧食和重要農副産品供給保障能力。要加強農業面源汙染治理。

我们为什么现在提出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因为虽然总体上我国种子供应有保障,风险可控,但“我国种業自主创新确实与发达国家有差距,一些品种、领域和环节,如果出现极端断供情况,虽然不会‘一卡就死’,但确实会影响農業發展速度、质量和效益。”中央農办主任、農業農村部部长唐仁健指出,要把种業作为“十四五”農業科技攻关及農業農村现代化的重点任务来抓,加快启动实施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保持水稻、小麦等品种的竞争优势,缩小玉米、大豆、生猪、奶牛等品种和國際先进水平的差距,坚决打赢种業翻身仗,确保中国碗主要装中国粮,中国粮主要用中国种。

解決種子的問題,我們有“袁隆平精神”。有袁隆平五十多年如一日地堅持實踐,堅持創新的精神。要解決我們的“卡脖子”技術,唯有“堅持”。袁隆平說我成功沒有什麽秘訣,要實幹、苦幹,才能實踐出真知。書本上種不出水稻,電腦上也種不出水稻,只有在試驗田裏才能長出我所希望的水稻。當然,目前解決我國種子和耕地問題,僅有“袁隆平精神”還不夠,還需要“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爲主題,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以改革創新爲根本動力,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爲根本目的,科學精准實施宏觀政策。”

解決好種子和耕地問題,“袁夢”才能“圓夢”。

孫魯威


熱詞

農業

發展

習近平系列

重要講話

兩會時間

生命

安全

學習貫徹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掃一掃)
关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