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新巴爾虎右旗嘎查體制
——以牧業嘎查現狀爲例

草原畜牧業图片.jpg  新牧區現代化建設生産關系改革合理性的標准是牧區生産力發展的狀況和要求。

新巴爾虎右旗經濟主體是畜牧業,是生産成本低、産品利潤高、安全無汙染的草原畜牧業經濟。生産力、生産資料和生産對象三者關系形成“收入最高點、成本最低點、生態最佳點、勞力最優點”,則是牧區現代化建設生産力發展的最佳狀況和合理要求。而新巴爾虎右旗現狀來看尚未達到“四點平衡”,離新牧區現代化建設差距較大。

生産要素是基本,分析清楚心中明

新巴爾虎右旗生産力、生産資料和生産對象三要素發展不平衡、不協調,致使各個牧業嘎查生産關系不合理,嚴重制約著新牧區現代化建設生産力發展和要求。

新巴爾虎右旗在改革初期把原有牲畜、草原、劳动力资源为一体的集约化性传统草原畜牧業生产经营方式彻底打破,形成了一家一户“小而全”、“分而散”的个体经营模式。从而产生了生产力(劳动生产力、资源生产力和科技生产力)、生产资料(牲畜资源、草原资源和生产设施环境资源)和生产对象(自然生态环境、人和牲畜)的相互关系恶化,阻滞了新巴爾虎右旗畜牧業生产力發展。

新牧区嘎查生产关系应以發展生产力为目标、生态优先为平台、绿色發展为动力。但是新巴爾虎右旗大部分嘎查现行所谓的市场化运作,实际是一切为“錢”,有了“錢”或代替物(人接關系)什麽都好辦,嚴重影響了社會道德風尚和牧區社會經濟發展。

新巴爾虎右旗直接生产资源是牲畜,人可直接受益;而牲畜资源是依赖草原资源才能产生社会经济效益的。所以新巴爾虎右旗第一性生产资料是水草丰美的的天然草牧场,草原资源是牲畜和生产设施资料的基础。而生态环境是草原资源的载体,没有好的生态环境就不可能有良好的草原资源供给畜牧業生产。

新巴爾虎右旗牲畜资源私有化,破坏了草原畜牧業以种群组群放牧生产规律,严重制约了种群优化和头数增长,从而影响了牧民收入提高。供给畜牧業生产的草原被划分到户,导致“草畜矛盾”失去了草原自然恢複功能,違背了草原畜牧業低成本發展原理,提高了生産成本,加大了牧民的負擔。

生产对象(草场资源、牲畜资源和劳动力资源)是相互依赖、相互转化、相补相成的動態依存和發展关系。因新巴爾虎右旗生产关系发生巨大变化形成了一家一户“小而全”、“分而散”的個體經營模式,所以生産對象中最有活力的勞動力資源(人)失去了思維活力、主觀能動性和創造性。受制于草場資源的“分而散”個體經營模式,不容社會化生産、單打獨創、帶來了很大的自發性和盲目性,加速了草原生態惡化;牲畜資源的“小而全”是私有化——果實,破壞草原畜牧業組群放牧制度,不但下降了牲畜種群品種質量,還增加了勞動力負擔。使牧民成爲“私有化”俘虜,被動接受這種生産關系,爲解決日趨嚴重的“草畜矛盾”和高成本的牲畜發展而付出了重大代價。

劳动生产力(牧民)、资源性生产力(牲畜和草原)、科技生产力(生产力理念和生产技术)的發展是新牧区现代化建设的动力。只有适应發展要求的生产力,才能推动社会经济建设。而新巴爾虎右旗劳动生产力——牧民的整體組織化程度很低、科技含量不高、生産知識技能較差、抗禦各種災害自我能力不強、發展意識依賴性較大,導致畜牧業生産發展滯後,牧民收入差距較大。資源性生産力更差,首先體現在牲畜資源的“小而全”和草原資源的“分而散”,使生産關系惡化,從而導致資源性生産力發揮不了應有作用。科技生産力水平不高,科技是生産力的思想還沒有充分接受,認識不高,從而科技生産技術應用不普及,應用緩慢。

體制框架更規範,發展不再受掣肘

新巴爾虎右旗现有53個嘎查,其嘎查性質即不是基層組織行政性管理機制、又不是基層經濟服務實體機制,也不是政治經濟“合二爲一”的雙層經營機制。因很多嘎查沒有強有力的集體經濟、沒有經濟實體支撐,所以嘎查黨支部、嘎查委員會等組織並沒有實際的號召力和組織力來完成宣傳群衆、動員群衆、組織群衆、領導群衆的使命。

嘎查黨支部和嘎查委員會不能行使使命的主要原因是主導思想行爲的黨支部沒有集體經濟支撐,主抓生産的嘎查委員會也沒有說了算的經濟實體;所以出現了基層組織不作爲的現象。政治經濟分離是導致嘎查領導和群衆脫離的不合理機制造成的。

經濟是上層建築意識形態的基礎,沒有經濟支撐的空洞宣傳和組織行爲,只能導致生産關系破裂、生産力受制、社會倒退是毫無疑問的。牧區嘎查現行體制必須改革,讓嘎查成爲政治經濟“合二爲一”的雙層經營機制體制。讓嘎查黨支部充分發揮好生産生活中的組織、領導、服務功能。這樣才能在群衆心目中樹立起共産黨人形象,才能成爲“不忘初心”的一個共産黨人、爲牧民謀利益的牧區嘎查帶頭人。

體制改革全方位,牧區發展現代化

嘎查体制改革的理論支撑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实践观,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嘎查体制改革的目的是建设一个适应新牧区现代化發展要求的基层组织机制体制环境。改革不搞盲目激进,因地制宜,先试点,总结經驗,逐步推广。

改革要從經濟入手,徹底改變牧區一家一戶“小而全”、“分而散”的生産經營模式,實行政治經濟“合二爲一”的雙層經營機制體制。

牲畜資源是牧民直接受益的資源,也是引發“草畜矛盾糾紛”,對生態最有影響力的資産積累和形成貧富的物質資源。合理共享草原資源,公平發展牲畜頭數,最公正的辦法就是取締一家一戶經營,牲畜要全部入嘎查或嘎查合作社股份,集體生産經營(牧戶可自選作價入股或頭數入股兩種方式之一);入股期限不得少于三十年;每年提成部分利潤壯大嘎查集體經濟外,留余部分按股分紅。

牧戶可擁有少量牲畜爲自留畜(具體數量牧戶自報,大蓄20頭、小畜30只以下,社員大會通過可行),但必須由嘎查或嘎查合作社托管(繳費)經營。

牧戶承包經營的草場全部以畝數爲股入嘎查或嘎查合作社股份,集體生産經營(不改變原承包者、不變動原承包人的補償費),每年按股分紅。

嘎查或嘎查合作社政治經濟“合二爲一”,嘎查黨支部書記一肩挑,嘎查委員會可根據需求組建若幹個生産小組具體管理生産經營。

建立健全嘎查財務制度,要遵守國家財政制度要求做到公開、公正,分紅要張榜公布,接受監督,做到透明、無誤。

新巴爾虎右旗嘎查现行管理体制的改革,先试点、取得經驗、总结推广。可选坚强有力的党支部为核心,宣传、动员、组织能力较强的一两个嘎查为试点。试点要充分认识群众是嘎查体制改革的动力,注重群众参与,以群众的满意度和收益率为检验尺度。

嘎查是新牧區現代化建設前沿陣地,新牧區現代化建設成果體現在嘎查,體現在嘎查全體牧民共享現代化建設社會經濟效益上。嘎查現行體制改革,政治經濟“合二爲一”的目的就是取締一家一戶“小而全”和“分而散”的生産經營模式,使生産關系更加合理化,發展生産力,公平、公正享用國家各項補貼和項目資金,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推動水、電、暖、路、通訊硬件建設,生態産業化,産業生態化,不斷提高牧民的組織力、凝聚力和主人翁意識,以“收入最高點、成本最低點、生態最佳點、勞力最優點”爲生産經營目標,建設新牧區現代化。

熱詞

農業

發展

習近平系列

重要講話

兩會時間

生命

安全

學習貫徹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掃一掃)
关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